站内搜索
 中金热线    400-100-0159
名家大师
最新产品
名家大师
首页 > 名家大师
程淑美
发布时间:2015-05-25
  1945年生,北京市人。1962年就读于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。毕业后就职于北京工艺美术工厂从艺花丝镶嵌和玉雕设计制作。她以素描及立体造型能力见长,并师从花丝老艺人翟德寿先生和玉雕老艺人何荣先生。其作品以花丝镶嵌为主,与玉雕等多种工艺嫁接,把立体造型与传统花丝技艺结合,使自己的产品区别于以首饰、器皿、建筑为主的传统花丝产品,而以人物见长,这在花丝镶嵌产品中属创新工艺。
 
  作品特点
 
  以花丝镶嵌为主,与玉雕等多种工艺结合。把立体造型与传统花丝镶嵌技艺结合,并以人物见长,使作品在传统花丝镶嵌行业中独树一帜。素有“中国工艺美术观音造像第一人”的称谓。至今从事花丝镶嵌设计、制作及玉雕制作已四十余年,曾被北京工美集团总公司评为“新产品开发先进工作者”,作品多次获得全国金奖。
 
  作品
 
  1、银摆件“白衣大士“,获全国工艺美术评比百花奖、优秀创作设计一等奖;
  2、银摆件“白衣观音”,获北京工艺美术评比精品奖;
  3、大型银摆件“童子拜观音”,获北京工艺美术评比精品奖;
  4、大型银摆件“乘犼观音”,被选载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;
  5、大型银摆件“慈航普渡”,于2003年11月,在北京首届工艺美术节展评中获金奖。
  6、“国宝龙椅”—明清两代皇帝的御座:荣获2012年中国工艺美术最佳手工艺术奖。
 
  误入工艺坑
 
  我在骡马市大街那边的贾家胡同长大。从小喜欢美术,也没人教,我一个舅舅素描很好,新中国刚成立时,通州城楼子上挂的毛主席像就是他画的。舅舅没教过我绘画,但给了我对美术的兴趣。
 
  1962年,初中毕业,我考进了北京工艺美校,当时工艺美校是新兴学校,朱德委员长来校视察过很多次。学生多是因喜欢美术,想当画家,才考进来的,一看都是玉雕、金漆、花丝镶嵌等,就不爱学了,不少人退了学,留下的就把《琵琶行》改了,叫《误入工艺坑》,聊以自嘲。
 
  当时学校有车间,带我们的是翟德寿大师,以后下厂实习,我在通县花丝厂干了近一年。1967年,我们还没分配工作,就集体到二轻局去静坐,要求分配工作。造反派给我们每人发一张表,要我们自己愿意去哪就去哪儿。我和我先生就这样去北京工艺美术品厂报到,当时那是个大厂,景泰蓝大师张同禄原来也在这个厂,厂里出过很多国家级工美大师。
 
  得何荣大师真传到了工美厂,我要求去玉器车间,因为我学的是花丝专业,没雕塑课,特别想过这一关,因为没有立体造型的基础,做设计很吃力。在车间上水凳干活,又苦又累又脏,一口气磨了13年玉,还当了设计班的班长。
 
  刚下厂时,仍在“文革”高潮期,只能用玉石雕红卫兵、工农兵和样板戏,红卫兵的造型都是张着胳膊,很费料。我刚下车间时主要做吉祥兽,逐步添加一些人物造型,得到了肯定,不少作品放到了接待室里。
 
  当时赫赫有名的玉器四大怪之一的何荣大师也在我们组。何先生因打着瞌睡都能设计作品,外号叫“大海茫茫”,在厂里有专门的工作室,每天徒弟负责沏茶倒水。“文革”时他被揪去班组干活。
 
  何大师觉得我有悟性,就教我如何做传统题材。随着“文革”高潮渐渐过去,我逐步恢复传统题材制作,是当时第一个这么做的设计师。我没能正式拜何荣为师,却有幸得到了老人家的真传。
 
  工美厂危机
 
  1972年,尼克松访华,中美邦交正常化,中国的国门向世界敞开,工美厂进入了历史发展的最好时期,库里的东西全卖光了。那时老外刚刚开始了解中国,可买的东西不多,工美是创汇大户。
 
  这样维持了一些年,1989年,工美行业受到了冲击,市场渐入低迷。当时要走所谓“白兰道路”,白兰是一家电器厂,通过发展外加工点,扩大了生产规模,工美厂也开始把活儿与技术都交给厂领导的亲戚、朋友,这些加工点很快发展起来,客户资源也被慢慢转移过去了,工美厂出现了危机。
 
  通县花丝厂,前后还丢过两次黄金,本来就严重亏损,如此更是雪上加霜。我出来得早一点,厂子倒闭时,很多大师都被扫地出门,像张同禄大师最难时,不得不去宾馆找做楼梯和房门把手之类的活。国家级工美大师,几万元就被买断了工龄。
 
  我出来后成立了工作室,却一个客户也不认识,对市场也不太懂,账上长期只剩1万元,当时真想不干了,好在坚持了下来,这几年情况好多了,总算能维持。